医院动态
当前位置:首页 > 医院动态 > 医院动态
中国妇产科医师奖得主陈文祯:“只要我还能看病,我就要坚持一天”
2019-11-07 12:11    浏览:


 

    长期以来,我国广大医务人员响应党的号召,弘扬敬佑生命、救死扶伤、甘于奉献、大爱无疆的精神,全心全意为人民健康服务,在疾病预防治疗、医学人才培养、医学科技发展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并取得了丰硕成果,涌现出一大批医学大家和人民好医生。

——摘自2018年8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对首个“中国医师节”作出的重要指示

 

幼时的她,立志“不做花瓶”。24岁,她穿上白大褂,70年从医路,她牢记救死扶伤的使命,用自己丰富的妇产科理论和经验,为广大妇女解除痛苦。古稀之年,为圆患者的母亲梦,她甘做学生,踏入生殖领域新天地。如今,94岁高龄的她,不顾年事已高、身体多病,仍奋战在妇幼保健事业一线,只因患者需要她。

她就是福建省著名妇产科专家,现任省妇幼保健院名誉院长陈文祯。她用一生践行了自己的医者诺言,用行动书写:生命不息,治病救人之仁心不止!

“女人要独立,就要在经济上独立,工作上有本领,我就选择了当医生”。

1925年,陈文祯出生在福州一户富裕人家。“女人要独立,就要在经济上独立,工作上有本领。”抱着这样的志向,高中毕业后,陈文祯报考了福建医学院(现福建医科大学)。

看到女儿如此执着,陈老先生给了她一个忠告:“你要做医生就要做一名好医生,不要做庸医。”父亲的这句话,像座右铭规范了陈文桢一辈子,从医70年来,她的目标只有一个:做一名好医生。

新中国成立前,卫生事业落后,农村产妇几乎都是在家里生孩子,不少人留下了子宫脱垂和尿瘘等后遗症。上世纪70年代,国家要求各地免费给农村妇女治疗“两病”,陈文祯带了一个团队赶赴福建各地农村。

尿瘘手术难度大,每个县都有几百例患者,有时候到了晚上,陈文祯仍要在自然采光加手电筒下为病人做手术。她还总结出了一套系统的方法,教给当地的医生。“基层医生力量强了,我离开之后,他们就能造福更多的人。”陈文祯说。

    几年后,她再次来到农村宣传,呼吁农村妇女去医院生产,并开展各项“降低孕产妇死亡率”的工作。她牵头制定的“产后出血高危因素表”,救活了无数高危孕产妇,直到今天依然被称为判别产妇产后出血高危因素的教科书。

“先做学生,再当先生,不懂的就要学,哪里还管老不老。”

1997年,早已过了退休年龄的陈文祯接到新任务:带领年轻人研究试管婴儿技术,造福不孕不育夫妻。“女性没有享受当妈妈的快乐是最不幸的。”陈文祯决心挑战福建省的这个空白点——辅助生育课题。

72岁的陈文祯再次当起了“学生”,参加广州辅助生殖培训时,她比讲课老师的年纪还大。她白天听课,晚上住在学生宿舍,整理笔记复习,遇到不懂的问题马上请教老师。

回到福建后,陈文祯带领医院的团队摸索研究,经历了17例失败后,1999年1月5日,福建省第一例试管婴儿双胞胎男婴顺利诞生,并健康茁壮成长至今。“俩孩子都管我叫外婆,还常来看我。”陈文祯露出了幸福的笑容。

此后,试管婴儿技术为无数个家庭带去了福音,陈文祯也因此被众多患者赞誉为“送子观音”。她却打趣地说:“我可不是什么神仙,也没那么高明,没法随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宝宝给你。”

“我觉得只要我还能看病,我就要坚持一天。”

2007年12月,一场大病把82岁的陈文祯击倒了。血液病加上无数的并发症突袭了她,全身的器官突然间全垮了,加上脊柱、胸椎莫名其妙地骨折,生命垂危。

当时,身上插着三四根管子的陈文祯,每天要挂吊瓶,吃大把的药,胃口极差。可每当小女儿送饭来,她都会大口大口地吃。她说:“你以为我真饿吗?我是因为吃不下,才要三口两口把饭吃完,吃了饭我才有力气去战胜疾病。”

2009年6月,陈文祯出院了,但重病留下了很多后遗症。刚能站起来,她就执意要求锻炼走路,一步、两步、三步;10米、50米、100米……之后又要求练习走台阶,小女儿心疼她:“你锻炼走路就好了,不要走台阶。”陈文祯说:“那不行,门诊楼虽然有电梯,但要走过一层楼的台阶才能到达,如果我能走台阶,我就可以上班,给病人治病了。”

2010年2月,陈文祯终于又回到了她的门诊室,以85岁高龄又开始收诊病人。开始时,陈文祯一上午只能看3个病人。慢慢地,她从一周一次门诊增加到一周三次,从每次看3个病人增加到5个、10个、20个。

2013年,陈文祯获得第二届中国妇产科医师奖。她很珍视这个荣誉:“现在,我可以说,我不是一名庸医了。”2015年又被评为“爱在基层  最美妇幼天使”,鼓励鞭策她定要走好自己选的路。


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并不难,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。行医70年来,陈文祯以“医者父母心”对待病人,谱写出一曲曲感人至深的人生乐章。陈文祯医生,向您致敬!

(文章来源:省纪委监委微信公号“福建纪检监察”)